lol2(6)






过了大概一周左右,我的身体终于恢复过来了,今天希瓦娜也出去了。寝宫里又剩下了我一个人。我觉得去德玛西亚的郊外转转,在城市里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我来到德玛西亚郊外的一处森林,深呼吸这森林里的新鲜空气,打算彻底将前几天饱受虐待的肺好好净化一下,就在这时,我感觉到树枝上好像站着一个人,还没有反应过来,我就被踩到地上,我的脸被一双皮靴踩着,我隐约看见踩着我的人长着一头血红的长发,接着,我的后颈被用力的踩了一下,接着便昏了过去。她究竟是谁?
  • 标签:说道(2878) 自己的(17280) 味道(1379) 舌头(3070) 感觉(2349) 说着(3012) 靴子(1018) 葡萄汁(1)

    上一篇:(转)老婆的故事之九姐妹趣事

    下一篇:黑人胯下的学院